在全球海拔最低的地方领略国际艺术的魅力 参观JOJO工作室

Rotem Haykin |
25/08/2020

“对我来说,艺术就像一块香膏,能让人的灵魂散发出香气。我在创作时,想到的是色彩和构图的美感,这种美感总是能让人感到身心愉悦、充满力量。”艺术家JOJO这样解释自己创作的本质。

 在被新冠肺炎疫情笼罩的日子里,每个人都被迫宅在家里,心也被禁锢,而艺术却能够鼓舞、甚至治愈我们的心灵。我们参观了这位艺术家建在全球海拔最低处的工作室,感受到了满满的正能量,仿佛重获新生。 

艺术家JOJO(约瑟夫·奥哈永,Yosef Ohayon)的工作室和画廊距离死海景区的酒店约20分钟路程,主要展示JOJO的作品。他是当地的一名艺术家,擅长用金属进行创作。其作品大量运用创新和原创技艺,充分展现人们在生活中遇到的考验和磨难、人世间的温情,传递出积极乐观的精神。JOJO的艺术作品享有很高的声誉,经常在世界各地巡展。

JOJO选择居住在死海沿岸的爱因塔马尔莫沙夫(莫沙夫是以色列由独立家庭农场组成的村庄),为的就是能在这片静谧中蕴藏着巨大力量的神奇沙漠中从事创作。他的作品从万物汲取灵感,并将民族设计理念与西方和当代设计元素巧妙地融合在一起。我们问了JOJO很多问题,最先问的当然是他为什么选择住在死海地区。

您为什么选择在死海地区定居?

“38年前,我带着妻子和儿子一起来到了死海。我们住进了爱因塔马尔的临时安置点,脚下就是一座白色的泥灰岩山。刚开始是简陋的水泥房,没有水,也没有电,但氛围很好,连空气中都飘着心满意足的味道。后来,我们在约旦边境建立了一个新的农业定居地。”

“和所有浪漫的故事一样,房子周围沙土飞扬,苍蝇在耳边嗡嗡叫,但我们依然梦想并且坚信着,在死海的海岸上这个炎热又偏远的地方,就是我们的家,而我们的孩子也会在这里快乐长大。你可能会问,这是锡安主义?当然!我们并不觉得这样说会很尴尬,我们就是要定居在荒野中……从艺术的角度来做个比方,我们做的就是根据自己的需要和喜好,给沙漠披上彩色的外衣,经过重新设计,让它变得更美。”

艺术家JOJO在基卡尔索多玛地区创作的“死海雕塑”照片。

您是怎么开始从事艺术的?或者换个说法,您是如何将一次技术故障变成艺术品的?

这个莫沙夫建立后,我开始从事农业生产活动,还开发出用于瓜果分拣的农用机器。在设计这个用淡水清洗水果的机器时,金属扭曲了,还出现了柔和的褶皱。我想机子是坏了,就扔进了垃圾桶。过了一会儿,我突然灵光乍现,想到这种技术故障可能会带来一项潜在发明。之后我便利用强力喷水器,创造出我著名的“Yong”椅。从金属内部喷射出的强力水流会使椅子的轮廓看起来更加柔和,有点像坐垫,坐在上面十分舒适惬意。

从这次幸运的故障获得灵感后,JOJO一直全心全意地设计和发明独特的方法与技巧,并运用到金属艺术上,让金属艺术拥有了更多活力和闪光点。这种艺术品即使常年放在户外,也能完好如初。在爱因塔马尔莫沙夫的这间画廊里,您可以看到各式各样的作品:线条简洁流畅的墙壁雕塑、自发创作出的抽象画作、设计独特的金属椅子、风格各异的花瓶以及其他不断改造的惊奇之作。

 

JOJO于1958年出生在摩洛哥卡萨布兰卡,从小就受到艺术的熏陶。他的父亲和哥哥在绘画和雕塑艺术方面有很高的造诣。多年来,身为一名跨学科艺术家的他不断尝试将金属、木板、帆布等材料以及各种色彩加入到自己的创作里。他的作品让人感受到强大的生命力和人间温暖、深刻反射出人类怀有的希望和梦想,同时更力求表现出人类向往的美好与和谐。这些作品通常将人物和大自然相结合。比方说,彩色的孕妇肖像画展现的是人类的生育力和生命力,而花田则体现出一种积极向上的乐观精神,浓烈的色彩与这位艺术家在创作时身处的沙漠环境形成鲜明对比。

您从未正规学习过艺术或设计,这会困扰到您吗?

“不会,其实恰恰相反。我倒认为这是一个优势。我看到现在的许多美术和设计专业的学生并没有得到正确的指导。他们就这样进入市场,不断重复着过于死板的工作,我觉得这很痛苦。他们需要的是真正有天赋的老师,知道如何培养他们并为他们带来创造新事物的灵感。艺术家一定不能故步自封,必须想出新的好点子,要创新,否则就是在浪费时间。我从来都不认为一个人应该努力活成其他人的样子,我要找的是与众不同的东西。世界是永无止境的,有很多才华、创意和梦想等待去实现。我们要做的就是寻找、探索和找到它们。我不断扪心自问,努力寻找新的东西。”

那么,沙漠这样的环境有利于艺术创作吗?

可能吧,不过这完全取决于你从中得到了什么。我真的很喜欢在沙漠地区进行设计。广袤的沙漠非常寂静,这让大脑更容易接受其他事物。城市让我有一种压迫感,我不知道自己如果在城市里能否取得这些成就。”

的确,基卡尔索多玛地区的沙漠是神奇而宁静的,当您抵达这里,蓝色死海旁边的白色泥灰岩山向您表示欢迎时,就会立刻有一种得到自由和解放的感觉。

未来您有什么打算?

“如今我在特拉维夫拥有一间已成功经营多年、享誉全球的画廊。此外,我的作品还在美国、欧洲甚至澳大利亚的各个画廊展出。在纽约,我在自己的画廊展示自己的作品,在当地和国际艺术界引起了极大的兴趣和反响,同时我还与纽约的其他画廊保持合作。

与宁静的白色沙漠相拥在一起的死海是我创作的根本。在我辣椒田里的工作室中迎接每一个安静的早晨,便是我灵感的源泉。我会一直生活在爱因塔马尔。我邀请游客来参观我在死海的工作室,他们会被艺术深深折服,享受这无比丰富的创造力。”

参观这间工作室会有哪些收获?

进入工作室,您就像来到了一个艺术天地,直观的色彩喷洒揭开隐秘世界的面纱。在这里,您将看到艺术家JOJO的工作室里发生的创作过程,了解他开发和创作这些独具匠心的作品时用到的材料和技艺。这些技艺包括:用喷水器给金属模板充气、用静电粉末喷涂并在巨大的特殊烤箱中烧制,以及通过色彩喷洒法进行绘画创作。

这些作品会深深打动您,您甚至会以诱人的价格直接从工作室买走心仪的几件。JOJO画廊是死海地区最受关注的景点之一。

在参观工作室之余,您也可以去基卡尔索多玛地区游玩一番。在全球海拔最低的地方,欣赏当地的农田美景、郁郁葱葱的棕榈林、辽阔壮美的沙漠和约旦边境的别样景致。

 

 

体验升级——亲手实践的绘画工坊

JOJO将自己的创作与“动作绘画”的精髓紧密联系在一起,这一绘画风格起源于抽象表现主义运动。他将瓶装丙烯酸颜料直接轻轻弹到绘画所用的帆布、木板或金属上。这种画法是他自己设计的,用双手呈现出别具特色的风格,那些旋涡状、环形的线条生动而有力。

JOJO的画作最大的特点就是其与众不同的风格和狂野的表现力。绘画过程是快速的、自发的、充满激情的,最终成品传达出的是创作的自发性、温情、爱与希望。这些画作是他根据当下的感受,聆听内心的变化,不断改造后才最终呈现在大家眼前。

在JOJO的工作室里,任何人都可以自己去画,释放自己的创造力,享受欢乐的时光。无论您是想从艺术角度深入探究还是只是想亲身体验一番,这些工坊都会让您有所感悟。如果想让体验再升级,来工坊参加活动就能享用到美味的茶点和饮料。这项活动适合不同年龄段的人群,可以与特殊活动和家庭聚会一同举行。

 


总而言之,来爱因塔马尔莫沙夫参观JOJO工作室是一次有助开阔眼界的愉快之旅。疫情当下,享受艺术和感知自己的内心可以抚慰我们的心灵并赐予我们力量……走进沙漠、参观死海、重获新生,或许还会变得更乐观——就像JOJO的艺术一样。

 

JOJO’s Gallery

 

 

 

 

עוד בבלוג מטיילי ארץ ים המלח
21/06/2020

夜游马萨达泥灰岩区——“登月”之旅

最近有很多阴谋论正四处流传……  我猜想是因为新冠肺炎疫情让我们有了太多空闲时间,所以几乎每天都有新的阴谋论出现,但其中有一个让我有些心神难安。倒不是因为这个阴谋论说了什么,而是屏幕上的这些照片让我感觉似曾相识。当我看着它们时,我露出了怀疑的微笑,接着我开始感到些许不安,我觉得我认出了那些照片…… 这条阴谋论甚至在Netflix的特别节目中播出,坚称从来没有人登上过月球!很显然,那都是假的!做出这种疯狂的举动其实就是为了向俄罗斯人掩盖美国在技术上不如他们的事实。我承认,我开始读这篇文章的时候是有些不屑的,但当我接着往下看时,开始变得尴尬。难道这篇文章说的有点道理?因为这些照片确实与我在一个月圆之夜,在死海陆地上所见过的景色惊人地相似…… 这件事让我很困扰。有一天,我实在忍不住又读了另一篇关于这个话题的文章。这一次,我的心里更是五味杂陈。当我看到那天晚上真是月圆时,我抬起头,一本正经地冲空气喊道:“今晚有人想和我一起去月亮上吗?” 大点的孩子甚至都没有回答我,只是有些防备地耸了耸肩。只有6岁的小女儿立刻兴奋起来,在客厅的沙发上疯狂地跳来跳去。“我想,我想!去月亮上咯,去月亮上咯!我看她很激动,就说:“那么我们出发吧,去月球咯!穿上长袖衣服和长裤,我们马上就去。”这孩子甚至没有等我把话说完,就冲进自己的房间去穿衣服了。这时候,妻子瞪着我,她傻眼了……“什么月亮?都这么晚了!你为什么在这个时候让孩子这么兴奋?我刚想带她去洗澡!” “待会我们就要登月了!”我果断地回答,一手伸出食指,指向天空。来吧,一起去吧!我来准备一个小背包,你去穿好衣服,8点半的时候,我们就要到那里,在真正的月球陨石坑上漫步,如果真如谣言所说的,美国宇航局曾经用这些陨石坑来假装他们的飞船登上了月球……” 我们出发了,当我们从北边慢慢开向隐基底时,妻子开始哈哈大笑。她说:“夜游泥灰岩,原来这就是你说的登月!”看到她心情变好了,我也松了一口气,开始跟她分享我对登月骗局的看法。我的热情感染了她,我们都想确认这些照片是不是真的是在我记得的地方拍的。 我们到了马萨达的那个种着棕榈树的停车场(实际上是公交车停车的地方),然后我把车停在了出口边上,这趟旅行我们是无论如何不能错过的。在我们准备沿着带有黑色标记的小路向前走之前,我向小家伙解释说,我们将徒步穿过“月球表面”,而且无论发生什么都不能跑。这条路的前面有一处隆起的地方,下面就是泥灰岩裂缝。我们小心翼翼地一起走,每一步都踩得稳稳的。下坡有些陡,好在很快就走完了。突然我们发现,眼前出现了一片世界上其他任何地方都无可比拟的景象。沙漠的风和水将柔软的泥灰岩雕刻成仿佛来自其他星球的样子。左右两侧都很陡,隆起的岩壁是亮白色的,脚下的小路像迷宫般蜿蜒着伸进沙漠,每个转弯处都隐藏着新的惊喜。 岩壁在风沙经年累月的蚀刻下,形成了很多不可思议的褶皱,也由此构造出很多奇妙的景致,比如一块突出来的岩石就像是看守道路的巨人,朝着道路的一面长长的岩壁犹如悬挂的窗帘。走了几分钟后,我们到了岔路口,选择了右边那条带有绿色标记的路,因为待会要爬一个小上坡,我们就先坐下来喝点水,休息一会。小家伙爬累了,突然气喘吁吁地问我:“爸爸,飞船在哪?”。 我笑了,“为什么要飞船?”我装作不明白。“去月亮上啊!”她毫不犹豫地回答。我说:“我以为我们已经到月亮上了呀。”“可月亮还在天上啊,我们怎么去呢?”她不解地问道,小手还指着天空。她顽皮的样子太可爱了,我装不下去了。我心想,小姑娘已经长大了,于是对她解释说,我们现在所看到的景色就和在月亮上看到的一样。她又问我:“但你怎么知道是完全一样的呢?”我从口袋掏出手机,找到一篇文章,上面有著名宇航员从月球上拍摄的照片,然后给她看。我说:“看到了吗?一模一样。” 她看看手机,又看看眼前的景色。“是很像”,她点点头,露出一副与年龄不符的严肃表情。“真的很像”。我们起身继续向前走,每一次转身,每一个转弯都让我们既惊讶又着迷。在我们眼里,这就是一个古老的堡垒守护着这条路,有时候又像看到了巨大的翅膀。接着我们到了小溪口,若干支流交错着,冲刷出一片广阔的平坦之地。一块路标告诉我们,绿色的小路再次与黑色的小路连在一起。我们又沿着黑色的路右转,看到了“大蘑菇”(蘑菇状的岩层),我们感觉这就是本次旅程的高潮了。我们能够想象得出,一艘小飞船降落在蘑菇顶上,一架梯子放了下来,小小的绿色外星人顺着梯子往下爬。妻子兴奋地环顾四周,然后非常认真地看着我们俩,说道,她认为这里没有阴谋,因为,如果他们用死海陆地的照片来制造登月骗局,那肯定会忍不住拍下着陆点的照片,也就是这里,因为没有哪里比这个地方更配得上“月球景观”这一称号了。 我们又停留了好几分钟,带着一颗敬畏的心,欣赏这美到令人窒息的景色。然后我们开始顺着蜿蜒的小溪,沿这条黑色的小路返回。接着我们爬过一个很小的通往停车场的上坡,经过一条巨大的石梯,在我们眼里,那就是一条最特别的跑道,飞船可以从这里飞向浩瀚的宇宙。我们顺着陡峭的上坡回到停车场,感觉比下坡还轻松,小姑娘没有一句抱怨。我们很快就回到车里,回味着刚刚这段令人难忘的旅行。刚开上90号公路时,大家都没有说话,水面上反射出死海景区酒店发出的魔幻般的灯光。我们心想,如果能在其中一家酒店住上一晚,该是多么惬意,于是……我们其实本可以在几分钟之内就回家上床睡觉的。 游玩指南: 走90号公路,朝马萨达方向行驶,在入口前面,把车停在西南侧的停车场,那里有犹太民族基金会(KKL)出资建造的水泥桌子。在陡峭的隆起处,有一个黑色的标记朝南指向小溪。 建议在月圆之夜去,走路时要格外小心。去观赏日出也很不错,但气温太高的时间段最好不要去。 路很好走,大约只需要一个小时,但具体要看步行速度。
摄影::יוסי רותם
10/06/2020

去全球海拔最低的地方度假

来到恩戈地,您会有种仿佛走进地球肚子里的感觉。 不仅是海拔高度在不断下降,周围也突然变得寂静无声,呼吸声越来越重。周围的一切犹如幻境,巨大的视觉冲击令人震撼,但同时又给人一种被静谧包围的感觉。时间在这里也变得不同。一小时前还觉得是世界上最重要的事,现在竟然都意识不到了。 因为这里是地球的中心,所有规则都在改变。 摄影:Adi Lando 接下来,您会来到地球的最低点,在亲身感受到死海高盐度的海水时,您会想到“创世纪”这个词,这里是漫长的历史长河留下的无价瑰宝。一道巨大的裂缝把陆地分成了七大洲,地壳板块剧烈碰撞,形成高山和碎石。这道裂缝如此之大,直到今天还在不断扩大。我们来到这里,所有期待由此开始。这里离地球的中心最近,是一个由水、矿物质,泥浆和盐组成的世界。一切都如此宁静,耳边只剩下寂静的声音。 这还只是开始,因为我们还在前往恩戈地酒店的路上。尽管新冠肺炎疫情仍在持续,但该酒店已于2020年6月16日,以更完美的姿态重新营业。重新营业也意味着自我的重生。 “一切都要重新思考” 该酒店的入口让人产生一种错觉。植物园一如既往的美丽,花草树木欣欣向荣,海洋和山脉亦如往昔。从表面上看,一切都让人感到平和而放松,好像最近几个月没发生什么特别的事一样。只有当您走进去并与人们交谈时,才开始意识到,这片沙漠的中心如今一切平静,但蕴藏着一股期待重焕生机的冲劲。 摄影:Avishag Eylon “紫色标签”规定(根据疫情防控要求,获得此标签才可以重新营业)在这里并不是一种限制。 相反,它是一次改善和提供更加特别体验的机会。“我们感觉好像有人突然告诉我们,忘记你到目前为止所做的一切,重新思考有关客人体验的种种细节。该酒店的新任总经理汤姆·杰瓦(Tom Geva)说:“这种创新思维激发出我们巨大的创造力。”汤姆是恩戈地基布兹(基布兹是以色列的一种集体农场)的一名成员,在高科技领域深耕多年,后来他决定让人生有一些改变。他想去做有挑战性、有创造力的事,也借此传递对人们的爱与关怀。近年来,他以志愿者的身份加入了一家小型基布兹酒吧,他很热爱这份工作,也因此改变了人生的前进方向,开始迈入酒店行业。 恩戈地的空气似乎本身就带有鼓励人们去创造、去重生的神奇力量,即使是那些大半辈子都生活在这里的人也被这种力量所感染。 摄影:Tal Nissim 从选中一个没有酒店从业经验的人就可以看出恩戈地酒店正在发生什么。渴望用有些不同的方式去做事、打破古老的酒店传统,并引进能够为酒店注入新鲜血液、创造出不同度假体验的人才。 摄影:Avishag Eylon 升级改造 干净是恩戈地酒店的一大优势,而这一点现在也正在走向极致。每个角落都经过消杀处理,这一做法得到了人们的强烈关注。为了鼓励客人去开放的户外区域度过美好时光,酒店特别重视让他们时刻保持元气满满的状态,因而加设了长椅,还在宽阔的草坪上铺了户外垫子,搭建了儿童游乐设施。如果您觉得在酒店花园中悠闲漫步或是在酒店露台中央那棵巨大的猴面包树下的草地上坐一会,都是一大乐事,那么您现在将获得更美好的体验。有许多可爱的角落在向您招手,在画卷般的花园前坐一会,欣赏这令人如痴如醉的美景,定不会辜负这难得的闲暇时光。孩子们在草坪上奔跑、欢笑,还可以玩专门为他们而设的游乐设施。 摄影:Yossi Rotem 最近悟出的一大心得就是要加强与社区的联系。酒店内容经理陈·佩沃洛茨基(Chen Pervolotski)表示:“疫情时期,我们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社区的力量以及当地居民所具备的惊人能力。我们意识到,我们也想要将所有这些都赋予我们的酒店。“来到这里的人想了解基布兹是怎样建立起来的、想认识住在这里的居民,结识当地的艺术家。我们目前为所有酒店客人准备了免费的文化活动,包括短线游、表演、工坊和集会等,这些活动几乎都是依靠当地人的支持办起来的。以最独特的方式与当地社区联系在一起,这真是一件了不起的事。” 摄影:Avishag Eylon 在吃饭这件事上也发生了一场小小的革命,进餐地点已经从酒店餐厅转移到大堂咖啡厅——即以长在周围的猴面包树命名的“BaoBar”咖啡厅。两棵高大的老树和一棵幼树,种在咖啡厅露台的中间。建造一个被玻璃墙包围的室内空间,这是一个明智的决定。您只要坐在咖啡厅里,吹着空调,外面的所有美景就能一览无余。 美好的早晨从这里开始,确实令人倍感舒心。您可以眺望死海和摩押山,也可以看到种着巨大猴面包树的大草坪。如果没有太多其他重要事情要做,您可以在这里安心地呆上一整天,喝喝花草茶,看看风景,无比惬意。 在菩提树树荫下举办活动。摄影:Avishag Eylon "BaoBar"  摄影:Avishag Eylon “无为”艺术 一般酒店的客人需要乘坐电梯,进入一个封闭的黑暗空间去做水疗。为什么要把水疗中心建在这样的环境里?因为有人认为这样的空间需要利用起来。恩戈地酒店却不走寻常路。他们选择最理想、最特别的地方来建造Synergy水疗中心。 在酒店内,有的地方可以看到大海,有的地方可以俯瞰海特基姆悬崖(Matzok Haetekim)和自然保护区,有的地方拥有美丽的大花园。但只有在Synergy水疗中心,您才能将所有这些景色尽收眼底。水疗中心建在恩戈地酒店所在山脊的东北侧,您一眼就能看到自然保护区、海洋和沙漠。阿莫斯·凯南(Amos Kenan)用一句话做了很精妙的总结,这句话被刻在水疗中心的入口处:“地球上有海洋,也有沙漠,但有一个地方却能看到海洋拥抱沙漠,沙漠亲吻海洋,这是上帝的恩典。” Synergy水疗中心里的淡水游泳池。摄影:Avishag
27/05/2020

七七节假期5大亲水游

在所有的七七节传统中,我花心思最多的是水上庆典。虽然我也很喜欢奶酪(特别是奶酪制成的布雷卡斯(Bourekas)酥皮点心),但没有什么能比得上身处沙漠之中,眼前是无尽的风景,以及双脚踩在水里的快乐。 为了不给你留任何退路,我收集了一些关于在死海陆地进行亲水游的建议。最适合那些在入水前需要来一场远足的人的旅行。有些人只要身处大自然,就觉得自己在旅行,不管是冒险家、家庭、我们当中的浪漫主义者,还是那些只想在户外找个地方喝咖啡的人。 拿上你的泳衣,我们出发了! 泽利姆河  摄影:Avishag Eylon 水源地 - 那马水塘(泽利姆河) 泽利姆河(Nahal Tze'elim)是朱迪亚沙漠中最美丽的河流之一,但无疑只适合认真的徒步旅行者,他们只有在走了很多路、流了很多汗,有时甚至流泪之后,才能在河水里泡一会。我们首先步行到美丽的扎菲拉水塘(Birkat Zafira),从那里向下进入河流,然后开始向那马水塘(Birkat Na'ama)走。那马水塘可能没有扎菲拉水塘那么出名和引人注目,但它同样美丽且充满惊喜。想象一下,站在悬崖上,俯视下方一片碧绿而清凉的河水,四周被高高的石墙环绕。太美好了!你很快就会忘记你还有很多路要走。 出发点:扎菲拉水塘停车场(Birkat Zafira Parking Lot,靠近卡法汉诺克蒂姆酒店) 终点:泽利姆夜间停车场(Tze'elim Night Parking Lot) 后勤:路线不是环形的,所以沿途需要进行一些快速跳车。当然,你可以直接步行来回,最后到达扎菲拉水塘停车场。 难度等级:格斗健身级! 步道地图:11号——朱迪亚沙漠南部 水源地 -
摄影::אייל בן גיאט
25/10/2020

封锁期间的大自然

我们驱车行驶在90号公路上,目光被远方那些绵延不断的风景所吸引。偶尔,会有一只狐狸经过,或者有一只鸟儿从天空飞过,大漠的寂静轻轻地拥抱着我们。沙漠的寂静具有一种非同寻常的品质……它一点也不让人感到压抑,它悄无声息地进入我们的血液,然后我们却能明显地感觉到它在身体里流动。 我们开始探索封锁期间大自然的原野中发生了什么。我们奇怪地发现,发生了很多事,但是……又好像什么也没发生。我们保证,这句话符合逻辑! 死海。摄影:Avishag Eylon “因为保护区在‘正常’时期也进行野生动物保护,因此封锁期与平时相比,也没有太大的区别。保护区8:00开门,且很早就关门,因此野生动物就可以下到溪流里去玩大半天。夜晚,人们禁止进入,因此整个区域内仅有动物活动。这里是它们的王国。在封锁期间,即使在不寻常的时间,我们也确实看到了它们。但总的来说,来保护区的游客都知道,这里可以看到野山羊和岩兔(蹄兔)一直在自由地活动。此外,夜行食肉动物也总会来到恩戈地泉(Ein Gedi Spring)。”这就是恩戈地自然保护区主管杜迪·格林鲍姆(Dudi Greenbaum)告诉我们的。 前往恩戈地泉 每个社区都有自己的中心,大家都来这里消遣、娱乐、聚会。在恩戈地自然保护区,这个“中心”就是恩戈地泉。这是一个被植被环绕的小池塘,水直接从石缝中流出。在封锁期间,以色列自然保护区和国家公园管理局在泉眼边上安装了一个全天候运行的摄像头。摄像头带给我们引人入胜和发人深省的镜头和视角。正常情况下,这里很热闹,人来人往。然而,在封锁期间,这里全天都是野生动物的私人王国。那么,相机镜头拍到了什么呢?一个由7只狼组成的狼群、一些孤独的狼、一只带跟踪项圈的鬣狗和另一只没有项圈的鬣狗。另外,还有一只中午到来的年轻雄性野山羊,它惊讶地发现这个对它和其他许多动物来说都完全自由的地方。负责摄像机事务的是艾尔·本·吉亚特(Eyal Ben Giat),他让我们看了其中一些令人兴奋的镜头: 年轻的雄性野山羊在喝泉水。摄影:Eyal Ben Giat 七只狼出现在恩戈地泉。摄影:Eyal Ben Giat 一只带着追踪项圈的鬣狗(你可以看到它脖子上的发射器)。摄影:Eyal Ben Giat 一只孤狼在私人泳池畅游。摄影:Eyal Ben
25/08/2020

沙漠地带的月圆之旅

发现沙漠简单质朴的秘密 上周,我参加了一次沙漠地带的月圆之旅。疫情当下,人们要去旅行难免受到限制,而此时也是前往死海陆地,开启别样旅程,让人生更加丰富多彩的大好机会。从事导游工作的沙漠人阿萨夫·赫舍提格(Asaf Hershtig)几年前提出了沙漠地带月圆之旅的想法。阿萨夫住在米茨佩沙勒姆(Mitzpe Shalem,沙漠中的一处集体农场),他认为:“如果你生活在死海地区,你会发现这里有着世间最绝美的景色,而悬崖就紧挨着你。走到高处后,你可以在广袤空旷的地方自由活动,而我的灵魂告诉我,我需要这种空旷、无拘无束的空间和悠闲漫步的感觉。”这就是阿萨夫如何爱上沙漠高地(Desert Heights)的故事,而且他最钟情的就是从梅佐克德拉戈(Metzoke Dragot)开始,一直向西延伸的这一片区域。阿萨夫将沙漠地带变成了一个“乐园”,他在那里就地举办各种活动,例如亲子工坊,并为最擅长或者最爱用自己的脚去寻找美好的人设计的月圆之旅。 月圆之旅通常在冬天进行,一到夏天,阿萨夫就会带人们出国游,今年受疫情的影响,他只能呆在国内。和阿萨夫一起带队的奥马尔·齐夫(Omer Ziv)也是一名导游,同时也是Let's Walk - Hiking Israel旅游爱好者俱乐部的主管。参加这个远足俱乐部的人,都把徒步旅行当做一件非常严肃的事去做。 沙漠地带是朱迪亚沙漠中的一片区域,从东边的“海特基姆悬崖”(Haetekim Cliff)一直到西边的沙漠边界。月圆之旅在阿萨夫的“乐园”里进行,范围就是从梅佐克德拉戈,一直向西延伸。 这片区域不是自然保护区,也基本不存在战火区。熟悉这个地方的人,哪怕不走有标记的路,也不会迷路。(安全须知:如果去文中提到的这些地方游玩,前提是您要很熟悉那里或有导游陪同。) 摄影:Yohai Hadad - 从这里开始。 我们出发吧! 出发点定在“梅佐克德拉戈”村附近,参加这次徒步旅行的一队人在这里集合,车停在大门旁边。我们沿着这条路向西走,走出“梅佐克德拉戈”后,朝着朱迪亚沙漠前进。走了5分钟后,我们离开小路,进入沙漠,很快我们的视野中就只剩下这片苍茫之地了。我们进入河床,这时已经看不到“梅佐克德拉戈”了。我们围成一圈坐下,这是我们的第一个休息点。阿萨夫捡起一块石头,上面粘着一个蝴蝶茧,后来又向我们展示了一种矮小、星星形状的植物,这种植物具有极其复杂而精妙的种子分配系统。它看起来像一朵很普通,已经枯萎的花,但只要一浇水,就又开了,还排出种子。无需太多解释,我们就能感觉到,沙漠其实是生机勃勃的,有各种生命的存在,但又很难发现它们的踪迹。 接着就是这趟旅程比较艰苦的一段了——攀爬“托尔山山肩”(Katef Tor)。这座山并不高,但却吸引了我们全部的目光。心跳加快、开始出汗,但为了不错过观赏日落的最佳时间,我们不能停下。虽然山不高,但爬得比较累,我们终于成功登上了山顶。我们在等待太阳落山的时候,阿萨夫从地理学角度讲解了该地区的特点,并结合西边的沙漠边界,对朱迪亚沙漠的背景做了一番介绍。另外,您甚至可以看到“希律遗址”(希律王的墓穴和城堡)。阿萨夫讲解完之后,奥马尔·齐夫坐到大家的面前,阐述了在我们文化中,沙漠的意义以及古代居民特有的生活方式。想到本周妥拉读经篇中关于摩西和他在沙漠中历经40年的心灵转变,你会感到,这片空旷之地透出一种谦逊质朴的气质,你为此感动,尤其是看到落日的余晖悄悄笼罩大地时,这种感觉更为强烈。话题最后转回到我们自身,我们知道了该如何学习沙漠谦逊的品质。在奥马尔和阿萨夫看来,我们身上也有这种良好品质,因为我们是自己背着装备来的,没有借助吉普车或遮阳工具。这番话让我很感动。导游和我们这些游客并没有信仰什么宗教,但这段简短的交谈向我展示了虔诚的精神信仰。这趟沙漠旅行让我们对瑰宝般的犹太文化和他们的精神有了更透彻的理解。 摄影:Yohai